闻心坊

听见自己心中的声音。

骗子,谎言(纲里)

1.说谎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银针 这里是阿仇,又发文了,好开心,求勾搭

设定:1.纲里同级生

2.Reborn有读心能力,听到不一样的声音(人们的心声)

3.阿纲废柴,被欺负(伪),略黑化,非圣母

3.碧洋琪情敌

BGM:嫉妒------周笔畅

不喜见谅

01.

四月末,天晴

位于日本中北部的并盛町*,即将迎来今年的夏季

Reborn默念着一个名字,推开病房门,他站在门口,调整好面孔,摆出一幅“温和”的笑容,一脚跨入病房

“你好,”他有礼貌地向房间的住客打招呼,“我叫Reborn,是医院的义工”

坐在病床上的人并没有领情,他伸出一根手指,固执地指向门外------表示“请你出去”

Reborn的脸黑了黑,压制住愤怒的情绪,默念:“本人宽宏大量,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。”

病床上的少年见来人不但没有出去,反而嘴里还念念有词,不禁有些诧异:这个人,有病吗?

这个念头刚刚冒出,来人就回过头,扯起一个笑,明明很温和,少年却感到胆寒,向被子里缩了缩

一杯水递了过来,少年有些吃惊的望着Reborn,眼中充满着疑惑,仿佛在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想喝水?我明明一句话都没说。”

“这是个秘密。”Reborn笑的一脸神秘

夏日明亮的光线照进病房,微微还带些春日的清凉的风轻抚在脸上,远处似乎传来樱花的香味,明灭变幻的阳光下,为Reborn的脸打上了阴影,一丝不苟的白衬衫,袖口被随意的卷起,使他的形象变得柔和

少年看着他,目光映出了一片平静

*:并盛取自天野明的家乡爱知县, 位于日本本州岛中部地区的西南部,县厅所在地为名古屋市。因发展工业,少有人住,于是保留了许多类似家教里的神舍和古建筑

02.

再来到医院已是几天后,Reborn沿着默记于心的小路向前走,当他打开病房门时,里面空空如也------“呵,那个小鬼离开了吗?那我也没理由停留了。”Reborn合上病房门,转身离开 当他经过人群时,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

------真讨厌认识他

------快去死吧!

------这该死的人和事

太吵了,Reborn心想,他努力集中精神不去听,可更多的声音传来,不光从人们口中,也来自人们心中

Reborn从小就有一个秘密:他能听见来自人们心中的声音,简单来说就是心声,他无法拒绝,声音会自动飘到他耳中,他从未和任何人说过这个秘密,用Reborn话说就是:“他们都不可信。”

他暗自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正想快步离开,却听到一个微弱的求救声飘来:“救我,有谁来救救我!” 那个声音很微弱,一度让Reborn以为自己幻听了。“救救我!”那个声音又飘来,这次大了一点,Reborn感到有些耳熟,他迟疑了一下,转身向声音来处走去

那是一条寂静幽深的小巷子,里面黑压压的,深处隐约传来推搡的声音,求救声到这里越来越大

Reborn径直走了进去,一个女生带领几个男生将一个瘦弱的少年堵截在角落,少女狠狠地踩在少年身上,重重地扬手闪起一巴掌,干脆利落的声音让人听了胆寒

她听见有人走了过来,刚想发狠,却发现来人有些眼熟“欧,Reborn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少女换上了一张笑面孔

“你在做什么?欺凌弱小。呵,真是无用。”Reborn冷冷地道,他认出了这个人是谁------钊彣谨*,隔壁班的班花,学校里的大姐头,他的头号追求者。 “给你面子,还不快走!”彣谨恨恨地一跺脚,带着人离开

“喂,没死吧?”Reborn向角落里的人伸出手,少年抬起头,一张即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“小鬼*,果然是你!”

少年有些迷茫,却突然换了副面孔:“对不起,你认错人了!”狠狠地推开Reborn

Reborn一个踉跄,看着他扶着墙,一瘸一拐地冷漠离开,勾起了一个腹黑的笑

*1:不忍心毁碧洋琪,换成原创角色

*2:R大,你也没比纲吉大多少,别总叫他小鬼(那不是你写的)(被打死,亡)

03.

再见是第二天在并盛中学的校园里

Reborn怎么也没想到,他口中一直被叫做“小鬼”的家伙和他是同级生。看着少年仿佛昨天的事没发生一样,若无其事地向他走来:“喂!你是叫Reborn对吧。再次见面,我是沢田纲吉,(7)班,没想到我们是同级生。”

“你好了吗?”Reborn问。“嗯,只是小病。”

两人擦身而过,一瞬间,Reborn抓住阿纲的手臂:“明天一起逃课吧,去名古屋城。” 沢田纲吉不确信地愣住了,“喂,答不答应,不然我自己去了。” “

好,一起去。”少年笑得阳光灿烂,Reborn好像受到了阳光普照,呆住了

“你怎么了?”纲吉伸出手在Reborn眼前晃了晃。“没事,我送你回家。”Reborn轻车熟路地拉着少年向前走,将他送到了离家不远的路口

“那再见了,明早7:00车站见。”少年向他告别,却在离开的刹那间转过身:“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哪儿?” “我能听见不一样的声音。”Reborn神秘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,挥手离开,独留阿纲一个人站在原地,思考这句话是不是戏言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第二天,当阿纲迎着闹钟声醒来时,他看到了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尽职地指向“7:10”,“啊,迟到了。”他手忙脚乱地洗漱,穿好衣裤,冲下楼:“妈,我走了。”“纲君,早餐!”沢田奈奈喊道。“不吃了。”

“纲君怎么了,从没见他上学这么积极?”奈奈有些困惑地转身

“呼,呼,呼……”纲吉急忙跑到车站,果不其然地看见Reborn早已到达,“抱歉,我迟到了。”少年歉意地说

“你浪费了我27分钟零9秒,小鬼。”Reborn腹黑地表达,嘴角的笑容明鲜的表示他没安好心:“作为惩罚,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,不能拒绝。”“好。”阿纲理亏,只得认栽

“走吧!”Reborn心情很愉悦,和纲吉牵起了手,阿纲脸红了一下,没有拒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吾是公园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因为是工作日,公园里的人并不多,阳光从樱花树枝叶的缝隙间洒了下来,在地上画出一片片树荫

“哇,樱花开了。”少年激动地拉着Reborn到处乱窜。“快看快看,好漂亮。”

少年一个激动没有看见脚下的台阶,带着Reborn摔了下去。时间瞬间停住,纲吉感觉嘴上有个冰凉的物体,低头下看,和Reborn视线彼此相对,惊奇地发现自己和Reborn亲在一起,他舔了舔Reborn的唇,有股Espresso的苦涩,“喂,蠢纲,亲够了没有,起来。” “没……不,亲够了!”看到Reborn足以杀人的目光,少年急忙改口,他毫不怀疑,如果目光可以杀人,那他已经死了千遍万遍

“衣服乱了。”Reborn伸出手替他理了理褶皱的T-袖衫,背对阳光,青年的脸不可分辨,阿纲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是那么温柔

一朵凋落的樱花飘然而下,少年接过,坐在树下的长椅上,轻哼起一首歌:

“会いたくて 恋しくて 离れて a i ta ku te ko i si ku te ha na re te 想见你 恋著你 却要分离

あの日はもうこない a no hi wa mou ko na i 那天已不复再来

等身大の自分 远くの君に手を振ろう 拳げろ to u sin da i no ji bun to o ku no ki mi ni te wo hu ro u a ge ro 身长相等的自己 对著远方的你举手摇动

Put your hands up, Yeah, Oh,

淡い香りが漂う季节めぐりくる a wa i ka o ri ga ta da yo u ki se tsu me gu ri ku ru 淡香飘绕季节往复

心弾ませていた顷が今苏るよ ko ko ro ha zu ma se te i ta ko ro ga i ma yo mi ga e ru yo 心跳之时於此刻苏醒

初めて恋をしたんだ 何もかも辉いていた ha ji me te ko i wo si ta n da na ni mo ka mo ka ga ya i te i ta 初恋时 所见之物皆闪耀光辉

少しの时间でさえも 一绪に时を刻んでいた su go si no ji ka n de sa e mo i syo ni to ki wo ki za n de i ta 连些许时光也想 与你一同渡印

桜咲いた木の下で君の声を sa ku ra sa i ta ki no si ta de ki mi no ko e wo 樱花盛开树下你的声语

春风が邪魔して闻こえない ha ru ka ze ga jya ma si te ki ko e na i 因春风打扰使我无法聆听

さよならじゃないと愿った sa yo na ra jya na i to ne ga ta 我本祈求不要说再见

会いたくて 恋しくて 离れて a i ta ku te ko si ku te ha na re te 想见你 恋著你 却要分离

あの日の笑颜が舞い散って a no hi no e ga o ga ma i chi te 那天的笑容飞舞凋零

叶うなら桜が舞い降りる 来年の今も ka na u na ra sa ku ra ga ma i o ri ru ra i ne n no i ma mo 那个誓言如得以实现 那樱花飘舞而下的明年的今天

肩并べ写真でも撮りたいな あの日はもうこない ka ta na ra be sya si n de mo to ri ta i na a no hi wa mo u ko na i 真想与你并肩拍照啊 但那天已不复再来

会いたくて 见えない 手のひら a i ta ku te mi e na i te no hi ra 想看见却 看不见的 手掌

ほら?花びら 空に光る星が ho ra ha na bi ra so ra ni hi ka ru ho si ga 瞧 花瓣 天空闪耀的繁星

伤口をつつくんだ ki zu gu chi wo tsu tsu ku n da 再度戳深我的伤口

もう恋なんてしないよ mo u ko i na n te si na i yo 已经不会再恋爱了

君に一番言いたかった ki mi ni yi chi ba n i ta ka ta 最想对你如此倾诉

雨が降って 二人で入った伞も a me ga hu te hu ta ri de ha i ta ka sa mo 雨水洒落 二人共同避雨的地方

待ち合わせしたあの駅も ma chi a wa se si ta a no e ki mo 相约等待的那个车站

もう一人じゃ行きたくないよ mo u hi to ri jya i ki ta ku na i yo 都已经不想一人前往了

「好きだった」过去形な手纸は今更いらない su ki da ta ka ko ke i na te ga mi wa i ma sa ra i ra na i 「喜欢你」那封过去式的信事到如今已不再需要

别れ际优しくするなら 侧にいてほしい wa ka re gi wa ya sa si ku su ru na ra so ba ni i te ho si i 若在离别之际能够挽留的话 希望你能留在我身边

来るはずのない场所であの日を待ってる ku ru ha zu no na i ba syo de a no hi wo ma te ru 在不可能去的地方等待著的那天

一人ぼっちの仆を hi to ri bo chi no bo ku wo 孤独一人的我

思い出のあの曲を小さい声で歌う o mo i de no a no kya ku wo chi i sa i ko e de u ta u 小声哼唱著回忆起的那首歌曲

もう恋なんてしないよなんて ただの嘘で mo u ko i na n te si na i yo na n te ta da no u so de 已经不会再恋爱了之类的 也仅仅是谎言

もう忘れないなんて ただの冗谈で mo u wa su re na i na n te ta da no jyo u da n de 已经不能再忘记了之类的 也仅仅是笑话

忘れたくなくて 结局君に恋していたいよ wa su re ta ku na ku te ke kyo ku ki mi ni ko i si te i na i yo 虽不想忘记 结果却又想与你相恋

会いたくて 恋しくて 离れて a i ta ku te ko i si ku te ha na re te 想见你 恋著你 却要分离

あの日の笑颜が舞い散って a no hi no e ga o ga ma i chi te 那天的笑容飞舞凋零

いつまでもと誓った 君はもういない i tsu ma de mo to chi ka te ki mi ha mo u i na i 发誓一直陪着我的你已不在

ラジオからあの曲 二人でいた部屋で ra ji o ka ra a no kya ku hu ta ri de i ta he ya de 从收音机传出的那首歌曲 在两人的房间中

自然と涙が溢れ出る si ze n to na mi da ga a hu re de ru 泪水自然地满溢而出

别れ际の笑颜が一番爱しく见えた wa ka re gi wa no e ga o ga i chi ba n i to si ku mi e ta 离别之际的那份笑容显得最为可爱

咲かせよう 桜が舞い降りて sa ka se yo u sa ku ra ga ma i o ri te 让其盛开吧 那樱花飘舞而下

弱い自分から抜け出させる yo wa i ji bu n ka ra nu ke da sa se ru 从软弱的自己中脱离而出

涙の音奏でる旋律を歌う na mi da no o to ka na de ru se n ri tsu wo u ta u 哼唱那泪之音所演奏的旋律

ラジオから春の歌 もうそんな季节ね ra ji o ka ra ha ru no u ta mo u so n na ki se tu ne 从收音机传出的那首春之歌 已经是那样的季节

さよならをぐっと饮み込んだ sa yo na ra wo gu to no i ko n da 那句再见我已深深地接受了

思い出の1ページ 色鲜やかに残る o mo i de no i chi pe-ji i ro a ka ya ka ni no ko ru 色彩鲜明地留下了回忆的一页* ”

*1:“桜ロック”,家教的ed

04.

歌声忧郁地飘摇而出,樱树下的少年有着和平时不一样的魅力

Reborn扳过少年的肩,目光不是一般的坚定:“沢田纲吉,我,自从第一次与你相遇后,就发现我对你有一种不一样的关注,现在,我认为,我好像,一见钟情了!”

“对不起,我不会爱任何人。”少年在Reborn话音刚落的瞬间决断地回复,冰凉了脸。“那用你欠我的条件,不管怎样,你一定要答应。”

“那当我食言,除了这个,什么都可以。”少年态度坚决,毫不让步

“沢田纲吉,算你狠!”Reborn决绝地离开。等看到Reborn的身影离开很远后,少年撤下了脸上的冷漠

第二天放学,Reborn被纲吉堵在了校门口:“抱歉,再见。”少年转身离开,任Reborn怎样呼叫都没有回头

第三天早晨,Reborn来到纲吉班,想找他问清楚,可却被告知他退学了

放学后,他凭借记忆来到阿纲家

“叮咚”门铃响起,“来了来了”,少年笑着打开门,当他看清来人时,用力的关上门

Reborn被拒之门外,“沢田纲吉,你开门,把话说清楚。”青年用力的拍门

听见门后没有声音后,少年跪坐在地上,任眼泪纵流,“抱歉,抱歉。”

Reborn很快回归了往常的生活,仿佛忘了沢田纲吉这个人,直到一天,有人给了他一封信

“给Reborn的绝笔

对不起,我爱你,但我不能爱你。我在骗你,我得的,根本不是小病,是无药可救的绝症。第一次见面是,我正准备放弃治疗,离开医院。只要能骗过你,我宁愿吞下一千根银针作为诅咒。再见,永别!

爱你的人 蠢纲”

教学楼下围聚了许多人,Reborn拉住一个人,问他有没有看见阿纲,那人指了指头上的教学楼顶,Reborn抬头,凝神一看,纲吉果然站在天台边

Reborn以从为有过的速度加速跑冲上楼顶,“Reborn,你来了。好好活下去,祝你幸福,再见!”阿纲向后倒去,Reborn冲了上来,却晚了一步,只抓到了一手空气,“不!”他呐喊

阿纲在下落的过程中,说出了一句话,根据口型,Reborn辨别出那是一个单词“Tiamo”



那年夏天,他们的初恋终结

那年夏天,他再未说出,他再未听见

End.
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