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心坊

听见自己心中的声音。

我不爱你(纲里)

Ciaos,这里阿仇,又发文了

设定: 1.原作背景

2.BGM:长岛冰茶-----梁咏琪

3.应该虐吧?

曾爱得死去活来,只留下他的皮带

-----沢田纲吉

他还不如杯长岛冰茶,醉就醉吧 ,不必虚假,以牙还牙痛痛快快,不为谁存在 -----Reborn

“我不爱你了,再见。”

“不要再见了,永别。”

01.

“三天前,世界第一杀手Reborn和他相爱了十多年的彭格列十代首领沢田纲吉和平分手了,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知情人士透露:是Reborn先提出的分手,理由是厌倦了,十代首领没有挽留,世界第一杀手正式脱离彭格列”

Reborn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《里世界八卦大全》,有些头疼,“最近这些人怪闲,有空打听关于我的八卦。”他揉了揉太阳穴,“真应该去‘拜访’一下。”

冷峻的杀手拿定主意,果断地一脚踹掉了编辑部的大门:“里面的蠢货给我滚出来。” 编辑部的人员害怕地看着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第一杀手:“请问您有事吗?”

“当然,你们最近给我惹了一堆麻烦,你说我应该怎么‘报答’你们!”明明是简单的疑问句,却说出了肯定和威胁的语气

“不不不……不敢担当。”主编在恐吓下变得结巴起来,“我马上派人把新闻撤掉。”

“欧,马,上?”杀手摸了摸帽檐上趴着的列恩,笑的一脸“灿烂”(Ps:为作死者默哀,阿门,上帝也救不了你)

“不,我现在就撤掉!对不起!”主编惶恐

“这就对啦!”杀手满意地离开,留下一众惊恐的路人(Ps:233333333)

02.

“蠢纲也是得,居然让消息透露出去了,欠调教!”杀手恨恨地说,“怎么想起他了,真该死!”Reborn变得无奈

自新闻传出后,Reborn已经遭到了多次暗杀,其中大部分都是他的仇家,仗着他失去了彭格列的庇护,但第一杀手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,几批人对他来说都是小喽罗,“我可不是蠢纲那个没用的家伙,想杀我,除了那个蠢货,你们都不够格,去死吧!”杀手凶残的名号更加远播

“啧,害虫又来了,讨厌!”在杀手发呆的时候,几个人又呐喊着冲了出来:“Reborn,受死吧!” Reborn利落地拔枪,潇洒地闪过飞驰而来的几枚子弹,头偏过的角度不多不少,一枚子弹也没浪费地干掉了来人,“杀都杀不完,麻烦!”

“不知道蠢纲过的怎么样,是不是还在不知疲劳地批阅着文件。”Reborn的眼中流露出怀念的神色,当年的甜言蜜语,当年的相濡以沫,当年的疯狂爱恋,当年的不顾一切,都已是往事云烟

【笑脸,笑脸,笑脸,该死的别再出现,我拼命地想摆脱一切,你不过是沧海一粟,连杯长岛冰茶都不如】-----Reborn

001.

当泽田纲吉听到那句话时,他只以为是个玩笑:“好呀!”可没想到却弄巧成拙,让杀手洒脱地离开

他把他们分手的消息透露出去,看着一波波的仇家去追杀他,只希望能逼他回来,让他示弱,可他低估了杀手高贵的自尊心

他想要道歉,却说不出口,自尊心在发作,“明明不是我的错!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阿纲摇了摇脑袋,试图用文件分散注意力,可一次次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,手中的笔不停地掉落在地上

眼泪划下

“啪哒-----啪哒-----”

开出一朵朵水花

{爱自己也是爱,把伤害和悲哀都塞进手袋,把头仰起来 ,大步迈}-----泽田纲吉

002.

Reborn已经离开了三天 “

三天了,Reborn你在哪儿?吃的好吗?睡得好吗?有想我吗?啊啊啊!好烦躁!!!坐不下去了!”沢田纲吉苦恼挠着自己的头发,瞬间“刺猬”变成了“鸡窝”

“Reborn,回来回来回来!!!”阿纲在地上打着滚

作为首领秘书的巴吉尔在一旁表示很无奈,“自从Reborn大人离开之后,Boss一天比一天奇怪,不停地发呆,打滚,自言自语,哎~~~”我们的万能帮手也无能为力,只得叹了口气

“好想去找呀!!!”纲吉拔下一片片叶子:“去,不去,去,不去,去……啊,怎么是不去!再来一次”我们伟大的首领开始祸害花草树木了(Ps:我都为树觉得疼)

“Boss,你若想去就去吧!由在下和守护者大人帮您分担工作!”

阿纲抬起头:“真的吗,真的吗,真的吗?”

巴吉尔仿佛看见自家首领后面长出了尾巴,“妈呀,这人眼里有星星!”

“那总部拜托你们了,我走了!”纲吉利落地翻窗,突然想起这是七楼,“啊------------”

“咚!”幸好没事

{Shadow,with her veil drawn,follows Light in secret meekness,with her silent steps of love.}-----沢田纲吉

03.

“三天,距我已经离开又过三天”

“太寂静了,有些诡异?”Reborn说着找了家咖啡店,点了一杯Espresso,刚喝了一口,忽然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识

“他就是Reborn!”

“杀了他!”

“杀了他!”

“杀了他!”

“报仇!报仇!”

……

“这是哪儿?头好晕。好吵。”Reborn皱起眉,无力地想

仿佛一盆冷水从头而下

“好冷!”杀手有意识地抖了一下,睁开眼睛

他发现自己站在一群披着斗篷手持火把的人中间,面前的十字架上绑着一个毫无生气的人,他低垂着头,额前的褐发挡住了双眼,Reborn感到有些不详。

身体不受控制

他举起了手

火把飞出

火光燃起

他抬起了头

面带笑容

大空

他的大空

【你轻轻地对我笑,我却觉得,我为了这一刻,等了很久。】-----Reborn

04.

Reborn突然坐起,他还在咖啡厅

梦太真实

他能清楚地听到肉类灼烧发出的声音

“滋滋-----”让人心惊,还好不是真的

杀手向来路走去

“嘭!”他撞上了一个人,蠢纲

“你怎么来了,文件怎么办!”

“我来带你回家。”

“家,那不是我的家。我和彭格列,和你,没有任何关系!”

来人却执着地拉住

“放手!”

没有回答

“我再说一遍,放手!”

沉默,死寂般的沉默

Reborn回过头来,浓郁的血腥扑鼻而来,有个重物压在他身上

“あなたのことが好きです,さようなら”

{你是我的世界。}-----沢田纲吉

003.

纲吉很快就跟在了Reborn后面,替他解决了背后追杀的仇家

恍然发现人跟丢了

不眠不食,三天三夜

当他准备前行时,撞上了Reborn

可他却不愿回去

微弱的上堂声,“该死,超直感失灵了!”

阿纲将Reborn护在身后,子弹嵌入背后,他感到自己在失血

成功,对,他还没成功

没时间了,再不成功他就会永远失去他了

“あなたのことが好きです,さようなら”

【别走!】-----Reborn

05./004.

沢田纲吉和Reborn同时消失

同一时刻,彭格列实验室的机械上爬起一个人,他不顾后背的伤势,拼命地向病房跑去

一瞬间崩溃在地

不见了,Reborn不见了

我来陪你,再见,大家

“蠢纲-----”一声充满戏谑地叫喊

他回过头,目光中满是绝望

“幻觉。”他催眠自己,“这是幻觉。”可还是情不自禁地抱了上去

一双有力的臂膀回抱住他,荷尔蒙的气息扑面而来

“不是幻觉!”纲吉感受着唇上的柔软,回身抱起

耳边是低沉的喘息

“私 が帰っ てきた”

“歓迎 して帰り ます”

蔚蓝的天空

(用生命与时光交换,愿爱永存。)-----沢田纲吉&Reborn

End.


评论

热度(3)